走进我们 公司荣誉 产品中心 新闻报道 合作伙伴 人才加入 品牌故事 联系我们
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人才加入

看完这部纪录片才发现我们都是年轻的「废人」

时间:2019-01-03 01:39:01来源:本站 作者: 点击:
  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道理——当局者迷旁观者清,无论在世界哪个国家或地区,外来的和尚就是比本地的会念经

  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道理——当局者迷旁观者清,无论在世界哪个国家或地区,外来的和尚就是比本地的会念经。

  NHK可谓是最关注中国社会的境外媒体了,最近新流出的纪录片《三和人才市场 中国日结1500日元的年轻人们》便将镜头对准了一群丧掉的年轻人。

  NHK拍摄的这部纪录片并没有多么的有深度,里面发生的事情也都是当事人口述而来,他们也没有做过考究,但是它贵在“真实”二字,给人一股直戳心底的阵痛感。

  深圳,号称中国的硅谷,从曾经的泥泞小镇到如今的超一线城市,这里是许多人逐梦的地方,同样,也是许多人埋葬梦想的丛冢。

  在离市中心以北10公里,有个大型职业介绍所,人们称它为三和人才市场,在它周围,每天都是门庭若市。

  不需要健康证,不需要学历或技能证书,只要会写自己名字,识几个字,对他们提供的待遇不挑剔立马就能够签约到厂子里上班。

  工时长的,不做;工作累的,不做,工钱低的,不做,“打一天工,阔以玩三天”是他们雷打不动的信仰。

  “挂逼水”是清蓝矿泉水,这可是大神们的日常指定饮用水,俗称大水,两块钱一点五升,也是他们上网的最佳拍档,如果有人喝怡宝或农夫山泉,那无疑是炫富了。

  “海信大酒店”是大神们住的地方,同样也是他们心中的耶路撒冷,以前房租是五块钱,现在是十五块钱。

  其实就是便宜点、环境脏乱差的青旅,一个几十平米的小房子里放着密密麻麻的架子床,床铺上睡满了三和大神。

  这里不需要身份证登记,看哪个床铺没人就睡哪个,白天他们聚在大厅侃大山,晚上爬到不知多久没有洗过的床铺上,拿出手机,自动连上WiFi,看有数位马赛克的A片。

  第一要求来钱快,第二要求活轻松,第三要求工钱日结,没有身份证、身背巨额债务、与家人断绝往来。

  每天睡到自然醒,醒来后上上网,串串巷子,看看少妇,找找艳遇,要么就到海新信人才市场台阶上坐坐,假装自己出去找工作。

  本来抱着看看的心态,没想到去了就产生了一种依赖感,一直不想走,到最后才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这种终日无所事事,打屁闲逛的生活,难以从中脱离出来。

  而他们自己又是怎么看待自己的状态的,由于在2016年的时候三和所在区域进行过整改,好多曾经神一般的人物都消失不见,所以NHK只拍摄到了新一代的“三和大神”。

  碍于学历,他们干不了技术性工种;碍于见识,他们想不到好的出路;碍于出身,他们没有创业的勇气。

  因此,时间一长他们就厌倦了工厂重复性的劳动,渐渐地沉迷游戏、网贷和赌博,将自己辛辛苦苦攒下的积蓄全部浪费这些上面。

  即便待在大城市,他们也是处境尴尬的一群,他们再也不想奋斗,只知道就这样瞎几把过吧,尽管安于现状的他们年龄最大的只有31岁。

  更为深层的原因,还是因为城乡贫富差距拉大,阶级固化严重,小时候的他们近乎是留守儿童,受教育程度偏低。

  第一代外出打工者,他们有责任、肯吃苦,为大城市付出了十几年甚至更久的年华,长大后,依旧是一条看不到梦想的咸鱼。

  他们的下一代,即长大后的90后留守儿童,踏着父辈曾经的脚印,不再愿意接受工厂机械化的工作和工地出卖体力的搬砖,看似有着新想法等待着咸鱼翻身,实则即使翻身他们还是一条咸鱼。

  父母外出打工 —— 孩子变成留守儿童 —— 接受不到足够好的教育 —— 年轻人也来到大城市打工 —— 因为各种原因遭遇挫折 —— 沦落为没有梦想没有未来的三和大神。

  当初在工厂打工失去右臂的老陈,靠着微薄的赔款开了一家早餐店,起早贪黑地在深圳奋斗18年依旧没有户口,现在还要为自己即将上学的女儿发愁。

  就目前来看,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把孩子送回老家上学,然而这样做的结果便是进行“三和大神”的恶性循环。

  拼了命吃苦的老陈日子过得紧巴巴,三和大神浑浑噩噩整天还有乐子可得,所以三和大神的想法就是反正我们的结果都是一样的还打什么工,哪天死了就死了,至少我们享受过,没有吃过苦。

  对于生活,得过且过;对于未来,拉几把倒;对于梦想,关我屁事;对于成家,要那干嘛;对于自己,早就绝望;对于亲人,少见为妙。

  他们猛然顿悟,以一己之力根本无法改变现状,干脆跟这个世界妥协,以冷姿态孤傲地活着,所以他们放弃了努力转而去无所事事,因为这样一般情况下也饿不死。

顶一下
0%
返回首页
0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