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进我们 公司荣誉 产品中心 新闻报道 合作伙伴 人才加入 品牌故事 联系我们
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合作伙伴

他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”“商人中的知识分子”寿柏年

时间:2018-11-06 19:41:13来源:本站 作者: 点击:
  1月28日晚间,绿城中国发布公告称,寿柏年出售手中所持绿城全部股份,股比合计8.06%,每股售价12.08港元

  1月28日晚间,绿城中国发布公告称,寿柏年出售手中所持绿城全部股份,股比合计8.06%,每股售价12.08港元。买方为香港中资基金。以12.08亿元股价计算,寿柏年由此获取收益约21.09亿港元。此外,他已提交辞呈,辞去执行董事等职务。

  自1998年进入绿城,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,寿柏年殚精竭虑,不负重托,几次将绿城从危险边缘拉回,从2006年主导绿城上市路演,到2009年化解资金链险情、2011年应对“调查门”、2012年断臂求生,几经沉浮,始终坚守。

  “老爷子(寿柏年)很累了,却在每一个关键点都对兄弟做出了义无反顾的支持。真是义薄云天的男人。他受过的委屈,无人能及,他受的尊重,远不如聚光灯下的人。”2014年融绿之争时,蓝城一位高管流出的一封信件中称。

  面对关于寿柏年离开的多个问题,绿城集团创始人、蓝城集团董事长宋卫平平淡地回复了这样一句话,“寿总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,给绿城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”

  对于这个老同学、曾经惺惺相惜的合作伙伴,“宋卫平背后的男人”,再到如今各奔前程,此情此景下的宋卫平纵有千言万语,想来也会一时之间语凝,都化为了默默的祝福。

  寿柏年对于宋卫平是敬佩的。他曾不止一次公开地表示,“直到加入绿城,我才对他有了发自心底的佩服。没有宋,就没有绿城。我是自觉、自愿地当他的助手。”

  两个人搭档前还有个小小的插曲,寿柏年与周庆治、宋卫平都是同学,已创办了南都的周也要力邀他过去,最终他选择了宋卫平。

  “造房子不只是为了企业赢利,最终目的,还是要搭建一个回报社会的平台。我深深认同这个观念。因为,我们受到的人文主义的教育是一样的,我们都认为,做人也好,做企业也好,都要有社会责任感,要有一份道义上的担当。”寿柏年说,而这也恰恰是宋卫平一直所追求的。

  但房地产市场不是平静的,它犹如变幻莫测的大海,时时隐没着危机,身处其中,理想与商业有时难以共存,有时需要有人去保护它。

  在绿城,寿柏年是那个与市场进行博击的人,在几个关键事件中,都体现出了他的有效行动力。

  比如绿城上市。2006年6月,寿柏年这个从来没有接触过资本市场的人,开始去做“路演”,去说服投资人接纳绿城。但就此时,他们的承销商摩根大通说市场不好,劝他们暂缓上市。摩根大通说,如果我们一定要上,股票“只能贱卖”。这是大事,他请宋卫平来定夺。宋卫平说,你先去,到最后再定。这一路,走了美国、英国、新加坡等国家,去见了各方投资人,推销绿城。那两个星期,他几乎每天只能睡几个小时,在飞机上睡。

  比如,应对资金问题。2008年,世界金融危机爆发,国内宏观调控加强。绿城的负债率很高,和其他企业的合作规模也扩大了。2009年初要做年报时,财务总监发现,他们可能触犯了条款。如果25%的债券投资人联合起来,就可以要求提前归还4亿美金的债券。即使没有25%的债权人主张权利,但如果没有解决的方案,会计师也会对公司的可持续发展提出保留意见,在资本市场,这就相当于信誉破产。最后,他们找了中国工商银行总行和中海信托,以阶段性转让绿城·杭州蓝色钱江股权的办法,达成了一个20亿元的筹资方案。随后,与九龙仓谈成了以上海新江湾项目股权置换其在蓝色钱江的股权。

  “其间几经周转,障碍重重,真的很难。但是到最后一刻,还是解决了。等到媒体开始报道时候,我已经不担心了。”寿柏年表示,后来资本市场对我们也有很高的评价,说我们是守信用的公司。

  再比如,解决2011年9月绿城经历的所谓“调查门”事件。当时,面对国际国内市场的质疑,寿柏年带领团队和路透社交涉,去和证监会做解释,几经释疑,事态算是平息了。

  2011年下半年起,受宏观调控和资金压力的重创,绿城经历了被宋卫平称作“卖儿卖女的逃荒年代”。对寿柏年来说,那两年,过得惊心动魄。永远要提前备好多个资金筹集方案,只要有一点希望,就去谋划。一个方案不行,另一个接着上。明天贷款要到期了,今天还在筹资。几乎所有的资源、可以设想的办法,都动用了、设想了。他对自己说:我不能试错。他也对其他人说:资金方面的困难,能够在我这个层面解决的,就让我来解决,尽量少给宋董添麻烦。

  面对这些,寿柏年在接受《HOME绿城》的采访时说,“钱、还钱、资金调度,很累。可是把工作做好,是应该的。另外,我的心态比较好。我不像宋董,他是完美主义者,我很赞赏这种境界,但是我达不到。历史经验告诉我们,世事无完美。这大概与我做过8年的农民有关。农民的生活态度是,有耕耘,就一定会有收获。但是,耕田要看天吃饭,遇到自然灾害,也只有忍了。”

  在绿城的多次危机中,他都展现出了他的敦厚有力与浩荡之气。而他的面相,也是杭州人所说的“大面堂堂”,有山河浩荡之气。为人很和气,伸过来的手,温厚有力。

  也许是父辈的影响,也许是知识分子的使然,除了在工作上始终任劳任怨,他在商业里也始终保持着一份初心。他也认为应该如此。

  他说,“知识分子不应该由职业来界定,而是以他的视野和社会责任感来判定。谁说商人里面没有知识分子?”“我年纪大了,锐气少了,但是,担当还是有的。个人要有个人的担当,企业要有企业的担当,社会才能渐进。”

  他还说,“还是要相信,社会需要普世价值。比如独立之思想,自由之精神。这是符合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顶一下
0%
返回首页
0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